当前位置: 法苑文化 -> 文学

系在秋的尾巴上的文字

??发布时间:2015-11-09 11:25:40


霜降过后,秋也将走向季节的尽头,需把接力棒传递给冬了。写这段文字的早晨,天空中是飘着蒙蒙细雨的,雁群早已过尽,平日里非常活跃的麻雀也没有了踪影。欣慰的是,天空中飘着的是雨,这和前几天的“白雪图”有些大相径庭,感觉那场雪是飘错了季节。

秋是一点一点慢慢地渗透进来的。本来在六月的时候,花园里的格桑花就开始争奇斗艳了,那些不知名的小草也在花丛中疯长着,试图挤出一点位置来。季节明显是夏季,着在身上的依然是短衫。我没有发现一丝秋的痕迹。两场雪后,格桑花没有凋谢的意思,而九月菊也争奇斗艳,绚丽多姿。秋在哪里?我不知道。

无视季节的变化,也就无视花的存在。日子过得很是单调,黎明中匆匆走向单位,黄昏时候折返小城旮旯里的小院,期间并不出门,除了翻翻手头不知翻阅过多少遍的书本,就是用很无聊的电视剧打发光阴,言情的,抗战的,现代的,复古的,都提不起兴致来。记得有个节目叫天天向上,但看过两回后,乏味就会频繁袭击本来就疲惫的身心,向上是无从谈起的。这样的生活方式,也感觉不到秋的到来。

古书中倒是有秋,不过这个秋是萧杀寂寥的,“自古逢秋悲寂寥”便是写照。现实中如果没有风,没有云,没有雨,“秋高气爽”,在秋的每个日子倒是很温煦的,不需加衣,还能摇着名家书写的纸扇寻觅一种恬淡闲适的惬意。“无求品自高”,如果不刻意去跟那些发迹了的同学、朋友们攀比,这小日子也还其乐融融的。

很想写一段关于秋的文字,由于本人的慵懒,把这种想法一拖再拖,一直拖到故乡的父母官汪镇长晒出系列秋的照片的时候。这个秋里,汪先生深入实际,一个村一个村的走了下去,走遍了故乡的每一个村落。这么写,绝无拍马屁的意思。汪先生照片里的秋,天空是湛蓝空旷高远的,是一掬清凉的泉水,还没浅尝,就已经沁人心脾了。先生用不时变换的镜头,扑捉到了故乡秋绚丽的色彩:瓦蓝瓦蓝的天空,金灿灿的黄叶,健硕的牦牛,空净的灵魂。繁华落尽,满地惆怅不时被风卷起;黄绿相间的白杨,书写在这个季节的不甘:秋天的美景尚未领略,就来一场雪,只能看银装素裹了。

总想把这秋用极少的文字予以定义,但总是不能成功。古人说春华秋实,我的理解应是春天的花在秋天有了丰硕的果实,才算是完美。我认为,这秋的“实”,应该是充实的实。是农民负在背上的沉重,是钱包鼓起时的踏实,是赶集时随意割几斤肉的任性,是罐罐茶里冰糖的甜蜜。田野空旷了,而山妹子撩人的山歌此起彼伏,成群的牛羊在高原草地上追逐。有人问,什么是幸福?还需要答案吗,

总有失意的人慨叹没有舞台,我不这样认为。山妹子的歌唱到的地方就是舞台,黑土地就是舞台。

“春发其华,秋收其实,有始有极,爰登其质”。忽而对着镜子,就发现了鬓角的白发。初时还少,慢慢就有了扩张的势头。而我,只能赘着秋的尾巴,写一点不知所云的文字。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