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法苑文化 -> 文学

品读露骨山

??发布时间:2015-06-29 09:48:24



露骨山是一首隽永悠长的诗篇;

露骨山是一副横亘在苍茫历史中色彩斑斓的画卷;

露骨山是一座博大精深的浩瀚的卷帙……

露骨山是一座令人仰望的山,它岿然耸立于漳县西部的苍茫群山之中。她峰势高峻,为诸邑之冠,积雪盛夏不消,颠多白石,精明耀目,晦暝之夜,映烛如画。她将青藏高原黄土高原链接在一起,并与秦岭西端相衔接,伟岸高峻,磊落不群,遗世独立,直插天宇。

现存的几部《漳县志》无一例外的都把露骨山纳入漳县的版图,并给了她很有诗意的名字:露骨堆银,作为漳县八景之一为世人称道。渭源县在凑渭源八景的时候,也毫不犹豫,把露骨山写了进去,名之曰露骨积雪。不过渭源文人墨客在对露骨山命名的时候,用写实的笔法草草了事,就少了漳县八景中的诗意。

1、透过古人的目光仰视

山展现给人们的总是沉默的一面,默默无言,将许多往事隐藏在不为人知的角落里,我们只能透过古人独特的视角,寻找她的蛛丝马迹。

寒雪经年积翠微,群峰高并白云齐,

光连西北昆仑远,势接东南泰华低。

古寺几间苔藓合,老松无数野猿啼,

深岩数日闻钟响,知有幽人夜指迷。

这是明代兵部尚书王竑吟咏露骨山的诗篇,诗里寒雪经年,群峰入云,古寺幽闭,老松野猿等一些列物象勾勒出露骨山山高路险,寺幽人少的苍凉景象。当然也有人说这首诗是咏太白山的,但在《历代文人吟咏临夏诗词选》中,题名《雪山》。《重修漳县志》记载,露骨山在城西七十里,盛暑积雪,亦名雪山。且临夏与露骨山的直线距离并不遥远,该诗是写漳县之露骨山可见一斑。有人质疑,露骨山并无寺院,诗中出现的“古寺几间”作何解释?根据漳县的民间传说,当地应该是有寺院的,据说寺院在搬迁前,有一大钟遗失在山崖间。几年前,漳县金钟的几位老人出资悬赏寻找该大钟,但一直没有结果。根据王竑的诗的描述,至少在明代以前,山上是有寺院的。据说,露骨山的雪山太子庙被雪山太子搬迁到了陇西的雪山,陇西碧岩乡雪山的名字就产生于此,但目前雪山有无寺院,我没有考证,就不得而知了。相传在寺院搬迁过程中,一根椽遗落在金钟镇扎树村,后人据此修建了雪山庙,遗址就在今天的金钟中学。

生成傲骨永如斯,露出堂堂太白姿。

遥望山巅频积雪,登临路径犹崎岖。

盘桓耸石拖寒雾,磊落雄峰卷洁池。

不改千秋朴素态,常留后世共称奇。

吴镇17211797)甘肃临洮人,字信辰,一字士安,号松崖,别号松花道人。乾隆三十四年举人,历任山东陵县知县,累官湖南沅州知府。该诗表明,在诗人登临时,该寺院已了无痕迹了,诗人用写实的笔法,描写了露骨山傲骨屹立,山巅雪深,道路险峻,雄峰如银的绝佳景象。

积雪在崖巘,光华向日新。

分明六出瑞,自有色如银。

——《武阳志.露骨堆银》

寒光期夏日,素彩烁天河。

自笑经过客,想看发易皤。

——游师雄

武阳志中集唐诗中的诗句描写露骨山的诗句,产生的时代应该不会过于久远。但通过游师雄的诗篇,我们可以想象一千年前,露骨山风物的一斑。游师雄(1037—1097),武功人,字景叔,曾任提点秦风路刑狱。在种谊生擒鬼章王的战役中,他是见证者。无论岷州古城,抑或遮阳堡中,每每抬头,总能望见露骨山的卓然丰姿。

2、她从神话中走来

晴日里,从漳县县城西望,透过层恋叠嶂,云遮雾绕之中,露骨山以其特有的阳刚之美展现着其卓尔不群的秀姿。这样的景象及容易跟神话故事联系在一起。

露骨山有神?神是何许人?许多人说,露骨山的山神就是雪山太子。雪山太子是谁?历史上有无其人?我询问过一些当地很有影响力的老人,对此都没有准确的说法。百度里说:

露骨山是神山,山顶的悬崖洞里,有一位“雪山太子”。相传很久以前,这山上赤日炎炎,把满山草木烧焦了,水烧干了,连石头都烧成了白花花的石灰,裸露在地表,附近农民难以生活,离乡背井。玉皇大帝得知后,即派太子下凡来到山上,遍洒甘露,从此积雪不消,流水潺潺,嫩绿的牧草长满草原,流离他乡的百姓重返家园,过着安居乐业的农牧生活,人们便在山崖上凿石开洞,修了雪山太子,以示纪念。

这个传说很是牵强。我问过当地很有威望的老者,老者说,传说,就是有人臆造了,有人添加了,有人口口相传了,这样就传了下来。我不认同这个说法。还有一种说法是,露骨山雪山太子,就是秦始皇的长子扶苏。当时,扶苏与蒙恬受命狙击匈奴,在露骨山周边同匈奴作战,弹尽粮绝后战死。将士们死后,白骨就化为白色山石,扶苏和妃子则升仙而去,山因此而得名露骨山。扶苏不是战死的,是自杀的,自杀的原因是源于他的忠厚。《史记》中这样记载:

于是乃相与谋,诈为受始皇丞相立子胡亥为太子。更为书赐长子扶苏。使者至,发书,扶苏泣,入内舍,欲自杀。蒙恬止扶苏曰:“陛下居外,未立太子,使臣将三十万众守边,公子为监,此天下重任也。今一使者来,即自杀,安知其非诈?请复请,复请而后死,未暮也。”使者数趣之。扶苏为人仁,谓蒙恬曰:“父而赐子死,尚安复请!”即自杀。

史记在秦始皇传里同时记载了秦始皇二十七年西巡至鸡头山(今平凉崆峒山),秦长城的西端也在甘肃临洮的洮水边,从这里可以看出,露骨山一代在秦时就属于边地。那么蒙恬和扶苏筑长城的地方就在这里也未为可知。秦始皇是伟人,他一生最失败的莫过于把儿子培养成一个惟命是从的迂腐的人,迂腐到不加辨别就遵命自尽,这是大秦的悲哀,也是历史的悲哀。历史的悲哀却是露骨山的大幸,唯有仁慈的扶苏才能庇佑这一方民众,繁衍生息,过一种桃花源式的日子。

与雪山太子的仁慈相矛盾的是,露骨山上还有一个“妖魔池”,又名叫“龙秋池”的,《重修漳县志》说它“祷雨辄灵”。那是一汪浮着墨绿色水藻的深潭,相传里面住着一个妖魔——蟒蛇精。每当山下庄稼成熟的季节,蟒蛇精便呼风唤雨,发起冰雹,将庄稼打得颗粒无收。有峨眉道人带着徒弟千里追寻,终于找到该蟒蛇精的踪迹。道人在潭边作法,然后赤身裸体跃入深潭,与蟒蛇精搏斗。他在入潭前反复告诫弟子,看见潭水里伸出人的手后,就将宝剑递过来,反之就不要。道人入潭后,顷刻间浊浪翻滚,妖雾弥漫,道人的徒弟看得眼花缭乱,突然看见有一只手伸出来后,也未加辨别,就把宝剑递了过去。突然,水面上血迹一片,很快道人的尸体从潭水中浮了上来。

徒弟只好草草埋葬了师傅,立志发奋修行,若干年后,他只身再次来到露骨山。

他叼着旱烟锅,绕着潭水作法,潭水不平静了。微浪涌起,慢慢地翻起了黑色的浊浪,潭水似乎沸腾了起来。道人依然没有停歇的意思,他把旱烟锅烧的通红后,猛得将烟灰倒入潭水中,潭水沸腾了起来。接着他又把一把银针撒入潭水中,一声沉闷的叫声响起,一条巨大的的蟒蛇眼睛里流着血,惨烈地叫着,向东北方向逃遁而去。随后风平浪静,露骨山的周边从此迎来了属于她的安逸的日子。此后,就有了聋罗汉取雨的故事,因为年代较近,流传盛广,不再赘述。

为了人间正道勇于赴难的道士致敬!这个故事同时也昭示世人,邪恶终究是邪恶,是不能永远作威作福的。

3、喋血露骨山

露骨山前月色高,夜闻胡骑在临洮。

将军为挂平羌印,独倚长虹看宝刀。

露骨月色,应该是清冽的,皎洁如银,带着丝丝寒气,纯净到不含一缕纤尘。这首明代诗人回顾露骨山之战的诗作,描写了在战事吃紧、胡骑进犯的情况下,一位民族英雄积极备战,欲为国效力的情景。露骨山有战事?露骨山下生活的人都喜欢秦腔,那一嗓子高亢雄浑粗犷的腔调,把村民豪放、阳刚的个性表现的淋漓尽致。秦腔里唱得最多的是杨家将的故事,《穆桂英挂帅》《金沙滩》《辕门斩子》等剧目,唱戏的唱得热血沸腾,看戏的听得津津有味,酣畅淋漓。但王韶、苗授他们横扫西北、开疆拓土、喋血定边的丰功伟绩却在秦腔里找不到蛛丝马迹。在露骨山,道士征服瞎蟒,仅仅是传说故事,但王韶征服吐蕃过程中发生的露骨山之战,作为着名的战役,则把露骨山在中国历史上重重地写上了一笔。

登上海拔3941米高度的露骨,隐隐约约可以看到日新月异的周边各县县城,也可以感受高山牧场上牛羊自由自在游荡的闲适恬静的气氛。牧民的牦牛在桌儿坪广茂的草场上追逐,在暖暖的日光里反刍,在龙秋池边静静地吃草,但就是找不到昔年战争的痕迹。也难怪,在这雨水充沛的高山草场,那些遗失的箭簇都陆续氧化在苍茫的历史之中。箭簇是氧化了,但鲜活的历史和那战士的斑斑血迹,总是挥之不去。

“雪山西南百五十里,接洮州蕃界。四时皆有积雪,一名雪岭。又山石如骨露,一名露骨山。宋熙宁六年,王韶复河州,会洮岷降羌复叛,韶回军击之,吐蕃木征遂据河州。韶进破阿诺木藏城,穿露骨山,南入洮州境。道狭隘,释马徒行,木征复自河州尾官军,韶击走之,即此。”(《读史方舆纪要》)

不过,谈起王韶的露骨山奔袭之战,不得不提起他的副将苗授,应该说,如果没有苗授的露骨山之战,王韶的露骨山穿越就是一句空话。苗授是王韶的副将,是一个有胆识的军事家,优秀的指挥官。王韶夺取镇洮的时候,苗授是先锋,在攻破香子城,拔去河府的战役中,充分展现了其军事奇才。在他复知河州后,他的副李宪在露骨山征讨生羌,斩首万级,抓获了吐蕃的大首领泠鸡朴,羌族十万七千帐内附,威震洮西。

读到这段历史的时候,感觉阵阵阴风从后脊梁骨而起:斩首万级是什么概念?在冷兵器时代,血流成河,尸横遍野,刀枪箭簇杂陈,整个露骨山飘荡着不散的阴魂。将军的奇功就是用这些血肉之躯的白骨垒成。但对于积弱的北宋,露骨山之战为其涂上了些许勇武和阳刚的色彩,就此在历史上留下了最辉煌的一页。就露骨山人来说,应该记住历史,记住那些曾经为露骨山的安宁献出年轻生命的将军和名不见经传的普通战士,口口相传,把他们的丰功伟绩告诉我们的后人,明白和平的来之不易。

有人质疑,此露骨山并不是宋史中的露骨山,我颇不以为然。露骨山地处熙、河、洮、岷、通之要冲,其地理位置恰好与宋史的描述相吻合。渭源县开辟的双石门景区的石崖上,依然能找到王韶奔袭时留下的栈道的痕迹,当年镇守岷州的军事将领游师雄的诗,更是无可辩驳的史实。

4、风物长宜放眼量

露骨山是漳县漳河的发源地,山体储水量相当于300万立方米的水库。山上有羚牛猞猁、兰马鸡、梅花鹿等十多种稀有动物,并有冬虫夏草、贝母、三七、野党参、黄芪等百十种珍贵药材。云杉、红桦、古柏屹立在山间,并有灌木林、草场、湿地、天池等多种自然地形,露骨堆银是漳县的一个独特美景。

草长莺飞,露骨山又迎来了她多姿多彩的夏季。准备地说,露骨山季节单一,没有明显的春秋季节,只有冬夏。夏天的露骨山是鲜活的山,成群结队的牦牛宁静地栖息;草药人嘹亮的野花儿此起彼伏,令人遐思不断;格桑花和一些不知名的小花儿静静地开着,展现最最美丽的自己。蝴蝶们盯着花儿,时而曼舞,时而啜饮花露和琼浆,沉浸在这种氛围里很是惬意。

露骨山最令人惬意的远不止这些,这些似乎都是为诗人们准备的,而我不是诗人。我多次踏进露骨山的原因,是琳琅满目的中药材是我求学的资本。夏初周末,像我一样背着干粮,寻找中草药的学子们层出不穷。撩拨人心扉的山歌,总不能引开贼一样在无数杂草中寻找的眼睛。看见那翩翩起舞的蝴蝶了吗?在明年的春天,她或许就作为虫草的幼虫被采掘着纳入囊中。还有贝母。岷贝可是中药材中的上品,有化痰降气,止咳解郁等多重功效,露骨山下的无数学子,就是靠着这些草药,圆着自己求学的梦。这样的山,这样的水,造就了无数优秀的露骨山人。

1994年冬月,露骨山雄浑的钟声吸引来一位尊贵的北京客人——中国青年报记者董月玲女士。她冒着寒风大雪来到甘肃漳县一个偏僻而名不见经传的小镇——金钟。与金钟文学社社长杨引丛及那些泥腿子文友们进行了一次亲切的畅谈。青年们的激情感染着她,她激动了……不久,中国青年报以整篇的篇幅介绍了金钟文学社的事迹。从此,回荡在山沟沟里的钟声,悠悠扬扬,飘荡在神州大地上。

1999年,侯新民,一个山沟沟里的农家子弟,以他无私的奉献精神,摘取了全国十大杰出青年的桂冠。

2007年,华中农业大学园艺林学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包满珠,分享诺贝尔和平奖奖。

…………

露骨山以其阳刚之美,赋予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人们坚忍不拔、自强不息、办事认真、不轻易为困难屈服的品质。漳县其他地方的人对该地人的印象是诚实厚道,热情好客,办事直来直去,不会转弯抹角。这几年里,残疾青年杨引丛和他的金钟文学社、侯新民、乔永峰和他们的斜坡希望小学把该地推向了全国。凡是露骨山出来求学的学子,都给外人来下刻苦好学的良好印象。

这几年里,随着经济的发展,露骨山神秘的面纱也逐渐向世人揭开。渭源县政府开辟的双石门风景区;漳县旅游局开发的雷公峡风景区,吸引了无数南来北往的游客。但这些,尚不足露骨山的十分之一。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巍巍露骨山、滔滔漳河水,将成就了露骨山人心里的梦想和希望;勤劳、朴实、善良的露骨山人,将用他们的双手书写出更加绚丽的篇章。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