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法苑文化 -> 文学

我的灵魂在书籍里游荡

??发布时间:2015-06-08 11:13:54



? ? “韦编屡绝铁砚穿,口诵手抄那计年。不是爱书即欲死,任从人笑作书癫”。(陆游《寒夜读书》)我爱书,但对于书的痴迷,却与古人相差甚远。二十岁以前,除了零星读过一些名着外,很少刻意去学什么。纵使读书,也像五柳先生一样,泛泛而读,不求甚解。?

? ? 高考败北后,情绪低落,郁郁寡欢,看不到出路。去从事繁重的农业劳动,体单力薄,无法应付。绝望之中,被教育局招为代课教师,踏上三尺讲台,去从事太阳底下最光辉的事业。又因为底子薄怕引起同事的小觑,学生的不满,就借阅了大学中文系的教程,夜以继日地读了能够借到的一切书籍。并断断续续,通过了汉语言文学专业部分课程的自学考试。或许由于底子太薄,这个考试过得并不顺利。?

? ? 那年,我以代课教师的身份踏入定西教育学院(定西师专前身)学习。这是该校成立以来第一次面向“代课教师”这一群体招生,但就是这一改革的举措,却成就了我读书的梦。?

? ? 入学后,我一下子被图书馆的藏书震撼了: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的书籍!光是一个现刊阅览室,就存放着成千上万的各种报刊杂志,据说光是订阅这些刊物的钱就在五位数以上,这对一个月薪四十元的代课教师来说,确实是一个天文数字。当时学院进修的学生,绝大多数是带薪上学的,只有我们很小的一个群体还要依赖家庭圆梦,我知道我无法融入到他们当中。好在学校的课程设置很是宽松,每个下午,我都泡在图书馆里,过起了另一种与世隔绝的日子。书海遨游,需要的是毅力和定力,自己一贫如洗,每天的伙食都是掐着手指计算,超出预算就意味着有一天会挨饿。呆在图书馆,就省去了这些苦恼,书一摊开,一切烦恼就忘却了,精神的食粮,许多时候能抵御物质匮乏带来的尴尬。?

? ? 记得当时路遥的长篇小说《平凡的世界》传得很是热火,而要买这部小说,需要三十多块钱!这个数目是我一个月的伙食费。要自己买书,我无能为力。因为我嗜书的缘故,一个外班要好的同学辗转为我借到了这部书,在第一时间,把书送到了我的手里。我用三个晚上的时间通读了三本书,并做了一万多字的笔记。充沛的精力给我的影响是我发觉自己学习的潜能还很大,我可以利用更多的时间来学习。这样,早上起床,背一些经典的名着;下午泡在图书馆,看一些文艺动态,看一些文学评论,看一些同时代的名着。临放学,去图书馆借几本书来,放在枕边晚上慢慢咀嚼。这种生活,成了我在定西两年生活的基本模式。?

? ? 周末去逛定西城,去得最多的依然是新华书店。学校图书馆的书籍毕竟陈旧,而新华书店可以更大程度上开阔视野,接触一些新的东西。那时候定西新华书店已经采用开放的模式可以选书,我们几个爱书的同学总是以选书的样子,抱着一本书一看就是一个上午。书店的营业员似乎也理解我们这些穷学生的苦衷,从不打扰我们。站着读书,更容易入神。多年后我仍然怀念那个场景,我也用省吃俭用的钱,购买了一些至今珍藏的书本。?

? ? 因为不间断的汲取书籍里的营养,九六年国家公务员考试的时候,我才得以脱颖而出,离开从教七年的讲台,到法院工作。在法院,因为一下子又成了门外汉的缘故,我只能把更多的时间精力投入到枯燥无味的法条学习之中去,先是函授法律大专,接着是法学本科的学习,紧接着是突破作为全国第一考的国家司法考试。那几年了,儿子上床睡觉时看见我在读书,儿子醒来后看见我还在读书。读书累了,就走出门去,踏着散碎的月光,捋一捋错综复杂的思绪,苦思冥想问题的症结,渐渐成了习惯。?

? ? 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多年来养着习惯,闲暇的时候,不愿在麻将桌上空耗时光,不愿喝酒K歌,在每个孤寂的夜晚,在宁静的月光里,我守着几本书,守着自己小小的幸福,让灵魂在书籍里驻足。


关闭窗口